曇洛奇 作品

第 3 章

    

抬頭,朝戴斯年露出了一個如盛開的玫瑰般奪目耀眼的笑,與戴斯年記憶中的男友截然不同。戴斯年愣了愣,心開始慌亂起來,不由自主地握緊了勺子,他手臂上的肌肉變得緊繃而富有彈性,線條越發清晰明瞭。印象中的左睿總是板著一張臉,從未對他露出過這樣的笑容,戴斯年心虛道:“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不信可以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姐。”左洋將桌子上的電話直接推到了戴斯年麵前,“我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騙你。”戴斯年眼神躲閃,拿...-

戴斯年呆愣在原地,心中一片茫然,不知該作何反應。

左睿不知何時來到了門邊,左洋的目光越過他,笑著叫了聲:“哥,好久不見。”

左睿眸光掃向門外,似乎在尋找某個熟悉的身影,見狀,左洋體貼地解釋:“爸還在英國冇有回來。”

“先進來,雨太大了。”左睿薄唇輕啟,聲音淡然。

左洋幾乎渾身都濕透了,他把外套脫了掛在架子上,笑著道:“我聽說哥回來了,就迫不及待地想見你。冇想到這雨來得這麼突然。我不知道大嫂傢俱體在哪,找了一會,衣服都濕透了。”

戴斯年靜靜地聽著,他的眼神在兩人之間遊移。左洋對左睿格外熱情,那份親切與熟稔,完全不像十年未曾謀麵的兄弟。

戴斯年不禁想,看來左洋和左睿的關係很不錯。

同時他腦中浮現左洋那天說的話,理智告訴他這個人絕非表現出的那樣。

“大嫂你不介意我用一下你家浴室洗個澡吧。”左洋轉向戴斯年,似是察覺不到對方冷淡的態度,帶著一絲調皮的意味,“哥,你有換洗的衣服嗎?借我穿一下。”

“在客房的行李箱裡,你要自己去拿吧。”左睿話落,坐下繼續看檔案。

戴斯年清了下嗓子,才道:“不介意。”

左洋迅速挑選了衣物,步入浴室。當他發現裡麵僅有單人用品時,嘴角不禁浮現一抹冷笑。

戴斯年做了四菜一湯,他把菜端到桌子上時,左洋剛好穿著左睿的衣服坐到了餐桌前,他望著眼前的人恍惚了一下。

“大嫂,想什麼呢?湯不燙嗎?一直端著。”左洋單手托腮,笑意盈盈地提醒道。

“還...還好。”戴斯年連忙將湯放下,轉身去盛飯,“左睿可以吃飯了,工作等會吃了再處理吧。”

左睿聞言關了電腦,過來坐到左洋旁邊,戴斯年坐在對麵,忍不住觀察倆人的相貌,試圖找出不同。

“大嫂,我臉上粘著飯了嗎?怎麼一直看我?”左洋眼裡噙著笑,喝了口湯。

“冇有。”戴斯年略顯尷尬,低頭繼續用餐。

吃好飯,戴斯年開始收拾碗筷,左洋站了起來:“我幫大嫂一起收拾吧。”

倆人一起端著碗筷進了廚房,戴斯年洗碗,左洋自覺地將洗好的碗裝進消毒櫃。

戴斯年邊刷完,麵色稍顯猶豫:“那個我和你哥在一起的事情,你可以幫我們保密嗎?我身份特殊,不想給他帶來煩擾。”

“這有什麼,可以啊。”左洋微微頷首,爽快道。

在傳遞碗具的間隙,左洋的手指輕輕掠過戴斯年的手心,順勢貼近他的耳畔小聲道:“大嫂的手藝不錯,無論是廚藝還是那方麵,就是不知道我下次還能不能吃到。”

戴斯年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昵動作驚得猛然抬頭,手中的碗差點滑落摔碎,幸好他反應迅速,穩穩地接住。

他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左洋,語氣中帶著幾分惱怒:“胡說八道什麼。那晚就是個意外,我喝醉了,根本就記不得了發生了什麼。”

“意外啊——”左洋故意拉長音調,似笑非笑地看著戴斯年惱羞成怒的樣子,隻覺得有趣極了,“我也冇說不是意外。話說我哥知不知道這個意外呢?”

“你想怎麼樣?”戴斯年努力壓製著內心的怒火,他從不喜歡被人威脅,更不喜歡這種被拿捏在手中的感覺。

“不怎麼樣啊,就是有些羨慕哥,有一個這麼帥氣能乾的男朋友,還處處替他著想。”左洋將碗輕輕放入櫥櫃,彷彿一切從未發生過,轉身走出廚房。

吃過午飯後,三人坐在沙發上。左睿在處理檔案,戴斯年戴著耳機用手機看“武林風”,左洋則葛優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左睿點擊鼠標的手偶爾停頓,抬頭望向窗外,見暴雨漸收,他的眉頭隨之舒展。

左洋眸子依舊閉著,雙手墊在後腦勺:“大嫂,你和哥晚上有事嗎?”

“晚上要去給我教練的哥哥過生日。”戴斯年戴著耳機,看似在看手機,呈現出一種輕鬆的狀態,實則精神一直緊繃著,根本無心看比賽。

他在想如何和左睿坦白那晚的事情,想來想去,都冇有結果。甚至越想越害怕,畢竟他真的很喜歡左睿,他怕倆人關係就此結束。

“哦,這樣啊——”左洋笑了笑,“怪不得我哥一直看外麵,原來是在等雨停。”

正在處理檔案的左睿身子微微一僵,左洋繼續道:“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能不能和你們一起去呀?”

左睿聞言看向戴斯年,似乎是在征詢他的意見。

戴斯年有些為難,左洋於他而言就像一個定時炸彈,他內心是不想對方跟著去的,可是無論怎麼說,左洋都是左睿的弟弟,他根本冇理由拒絕這個看似無害的請求。

他勉強笑了笑:“可以啊,我教練說了他哥喜歡熱鬨。”

夜幕降臨,三人抵達李天成家時,雨絲依舊飄灑。戴斯年拍了拍衣服上的水,按下門鈴。

開門的是一位看著四十來歲的男人,對方留著一款卷短髮。

看到三人後,他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換上了熱情的笑容。嚴肅的氣質在笑容中消散,顯得平易近人:“你是小戴吧?”

“對,旋哥生日快樂啊!”戴斯年把三人帶來的禮物遞給了對方,臉上洋溢著笑容。

“快進來,快進來。”李旋接過禮物,領著三人進屋,“今天這雨也是,下了快一天,我原本打算出去過的,後來想想還是在家方便一點,準備吃火鍋。”

戴斯年進屋後,環視四周後道:“天成哥呢?”

“出去買食材了,還說等會要親自下廚。”李旋無奈地搖搖頭,“他會做飯就怪了。”

“對了這位是我們俱樂部的合夥人之一,左睿,旋哥你應該冇見過吧。”戴斯年介紹道,“這位是左睿的弟弟左洋。”

“你們好,都坐著,彆太拘束了。”屋內還有俱樂部的其他人,李旋給每個人都拿了瓶飲料。

祁流一看到戴斯年就翻了個白眼,他不滿地看著和對方一樣的飲料:“旋哥,你拿另一種給我吧。”

“幼稚——”戴斯年坐下,小聲道。祁流一聽,瞪了他一眼,氣氛稍顯緊張。

李天成買菜回來後,大家說要一起幫忙做飯,李旋道:“廚房站不下那麼多人,我就炒點小菜,準備食材,來一個人幫我忙就好了。”

“我去吧。”左睿起身和李旋進了廚房。

戴斯年心裡有一種說不上的感覺,他也站了起來:“我和你一起。”

左洋坐在沙發上,抬眸看著站著的三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彷彿覺得這一幕格外有趣。

到廚房後,左睿道:“斯年我在這洗辣椒,你去先衛生間把這些土豆洗一下吧,順便削一下皮。”

“OK。”戴斯年點頭答應,端著土豆走向衛生間。

幾分鐘後,他處理完土豆回到廚房,卻恰巧看到左睿正要用濕紙巾為李旋擦汗。

李旋似乎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他迅速躲開了左睿的手,卻不小心被熱油燙到。左睿見狀臉色一變,連忙關切地問道:“你冇事吧?”

“冇事,我不習慣彆人突然碰我。”李旋搖搖頭,轉過身繼續翻炒著鍋中的菜肴,冇有看左睿一眼。

左洋見左睿一直站在門口,起身緩緩走到對方旁邊,貼近輕聲道:“大嫂你看什麼呢?”

-是在等一個重要的人的訊息。”說完,他按下了手機的息屏鍵。戴斯年以為是哪個重要的客戶,未多想:“晚上李教練的哥哥過生日,喊我們去熱鬨一下,你要去嗎?”左睿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我和你一起去吧。”“好,那等下一起去。”戴斯年內心一喜,左睿不喜歡鬧鬨哄的氛圍,倆人幾乎冇有一起出席過什麼活動,他還以為對方會拒絕,冇想到答案出乎意料。“你今天噴香水了,還剪頭髮了?”左睿抬眸注意到戴斯年的變化。戴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