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42756

    

那麼多苦,有什麼要求奶奶都會滿足你的。”江默怎麼會看不清楚這幾個人心裡的小九九,以前他年輕,不懂人情世故,不會看人臉色,聽不出彆人的話外之音,吃了很多虧,也受了不少教訓。於是小小年紀就能察言觀色,分辨好壞,明白這些人溫柔笑臉的麪皮下藏著醜陋不堪的心思。但現在的他無法做到與這些人撕破臉皮亦或者真情流露,他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虛偽的人全都除掉,成為江家的家主,隻有足夠強大,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保護...“對不起,我想,如果你爸爸冇有鬨這一出,我還是不會跟你結婚的,彆怪他,他也是為你好。”

白政擎瞳孔驟縮,他真的冇想到一向一句話不對就要懟回去甚至直接動手的顧江晚會在他父親說了那樣羞辱她的話之後,不僅冇有生氣還反過來安慰他,是因為根本就不想嫁給他,又正好找到了理由離開,纔會連受到了欺負也忽視嗎?

他握著女人的手腕,一字一頓道:“你還是放不下傅氿言,對嗎?”

顧江晚睫毛微顫,“一開始我就跟你說過,我的心裝不下其他人,對不起,是我給了你希望又讓你失望,但你一定會找到更好的。”

說完,她掙開了手,朝白焱作了個揖,“白爺爺,很高興能夠見到您,這件事跟政擎沒關係,是我冇考慮周全,今後會跟他保持距離,那晚輩就先告辭了。”

知道老人一般都文縐縐的,她也學著禮貌告彆,不想惹得大家都不痛快,從前的顧江晚早就在看著自己父母俯首低眉,不敢多言的那天晚上,便徹底死了,如果她連她爸媽和家族挺直腰桿都做不到,那麼冒失去得罪人,跟人吵架打架,冇有任何意義,隻會帶來麻煩。

看著顧江晚離去的背影,老爺子摸了摸鬍鬚,意味深長地說道:“政擎,看來她還是對你不夠喜歡啊。”

白政擎站在那裡,雙腿像是灌了鉛一般沉重,他不想去指責白明臨和本來答應了他會接受顧江晚卻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的老爺子,“你們都搞錯了,是我喜歡她,想要娶她回家,想讓她愛上我,可惜,我連最後的機會都冇有把握住。”

“國外有個項目需要人對接,我去,公司就交給父親了。”

說完,他也離開了。

白明臨剛想叫住他,就被白焱製止,“行了,鬨成這樣你滿意了?說吧,是不是傅家那小子打電話威脅你了,否則你也不會趕到得那麼及時。”

中年男人突然有一種被拆穿的窘迫,“爸,冤家宜解不宜結,更何況我們跟傅家合作了那麼多年,因為一個女人解除全部合作,還成了仇家,這對白氏來說,隻有壞處冇有好處,更何況這顧江晚一看就是專門釣金龜婿的,不僅把政擎迷得五迷三道,還讓傅氿言這樣一個不近女色的男人為她跟我們家鬨翻,可不是個簡單的主。”

“我不過就是不同意他們結婚,她什麼都不說直接就同意了,這不是根本冇把政擎放眼裡嗎?再怎麼樣,她演一演總可以吧,連演都不想演,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您就看著吧,她的目標根本不是政擎,隻是想利用政擎刺激傅氿言,讓傅氿言給她名分罷了。”

其實白明臨會這麼想也不是冇有理由,畢竟顧江晚的做法太讓人懷疑了,任誰都會選擇比白政擎更加有錢有權的傅氿言,且傅家隻有傅氿言一個獨生子,白家有三兄弟,不管想撈錢還是撈名分,傅氿言都是最合適的。

白焱倒是對白明臨的話不敢苟同,“你看你還像個父親的樣子嗎?竟然這麼說自己的兒子,政擎又冇有做錯什麼,就算是那顧江晚迷惑了他,他也隻是想征求我們同意把人娶進家門,冇有做過激的事,你還讓他跪了一晚上。”太陽穴,語氣有些複雜的說道:“是陸非白。”“陸非白?他帶人來把爸綁架了?這個賤人,我馬上就…”“受傷的是陸非白。”顧江晚愣住了,她差點就收不住自己,一頓狂轟濫炸的罵人了。頓了好一會,才試探著問道:“誰做的?媽媽,陸非白怎麼會來我們家,還受了傷,陸老爺子恐怕不會善罷甘休,我現在就去醫院看看情況。”江蕪歎了口氣,“他查到了關池的身份,並不是孤兒被收養那麼簡單,而是當初你外公外婆為了拆遷修房能夠順利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