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示卷軸

    

地往前爬著。“不可以!不要殺我——!”他慌張地甩動著雙腳。“快逃!”“縮地成寸!”下一秒,小孩的周身迎風,瞬間消失不見了。山林變幻。小孩禦著風,維持著刨地的姿勢落在了一處宅院的青石板上。屋簷之下,燈火通明。“安全了!安全了。”小孩翻身,十分後怕地喘著氣。但是,他的氣還冇來得及鬆完,身後就傳來了一個更恐怖的聲音。“霽小安!為何今日你還要四處亂跑!”“為師在這裡陪著師弟,他若未見到你……會傷心,你可知...-

【一封係統公司離職告知書】

陸然兒:我想要遊戲人間!我想要修仙世界!請知悉!

不寫標點的經理:係統操作員想要遊戲人間想要修仙世界

每天摸魚睜不開眼的總裁:批準操作員0919,遊戲 修仙世界。

最終拿到的傳送執行人:疑惑並飛快輸入關鍵詞。

在修仙世界收到被全圖追殺的卷軸,怎麼……不算一種遊戲呢。

【祝賀你找到了自己的世界,我的朋友。雖然我們已不能再見,但我們的友誼如星河璀璨,永不熄滅……】

陸然兒一覺醒來。

世界變了。

“好重,好重……啊,不過太好了,撿到這麼大的一個,師尊醒來看到一定和我一樣開心!”

夜色沉寂,隻有悠悠的天光散在樹影間,陸然兒睜開了眼。彷佛沉在了幽藍的幻境中,四周在晃盪移動著,樹葉沙沙聲伴著小孩稚氣的呢喃,讓人抓不住實影。

“這是……哪裡。”

她到了?迷糊中陸然兒起身,忽地就被腳踝處的拖力又拽回了地上。

“砰!”的一聲腦袋撞擊到地麵。

“——啊!”鈍痛延著頭骨瞬間炸到下巴,陸然兒吃痛地捂著腦袋。

“哇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更響亮的尖叫聲升空。

四周霎時飛鳥驚起,樹影搖曳。

“師尊救命!!!有鬼有鬼!”

“怎麼了,哪裡有鬼!”陸然兒兩眼花白,迷濛間聽到尖叫她一下子驚得縮起了身子。

越過幽藍的夜色,都能發出聲音的兩人四目相對。

陸然兒側躺著,抬起了埋在**樹葉間的腦袋,髮絲淩亂。

小孩跌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手腳屁股並用姿勢詭異地倒退著。

他不會是什麼小鬼吧!

她怎麼出聲了,不會是女鬼吧!

快逃!

兩人心中的恐慌同時升起。

“哇啊啊啊啊啊啊——女鬼是女鬼——!”小孩繼續發出驚天怪叫,身影瞬間連滾帶爬地竄進了草叢裡。

“嗚嗚嗚——女鬼姐姐你不要追我嗚——!我害怕!”靜謐地樹林間,遙遙還有顫音傳來。

陸然兒渾身猛地一抖。

什麼什麼鬼!陸然兒還冇來得及反應,眼前就已經空了。

……嗯?

完了,她也要逃!

陸然兒立刻想要起身奔跑,隻是身體還跟不上腦,掙紮了兩個360度之後,她驚恐地發現,她被綁了,她的雙腳和雙手都被綁了。

誰把她綁了!

那個小孩?

陸然兒恍然一愣。

剛纔小孩好像在喊什麼女鬼……該不會是在說她。

因為……正常來說,係統公司是要把她隨機傳送到一個……已經離開的人身上的。

轉念過來想。

……他拖屍體做什麼!!!

陸然兒豁然坐起身來。那不是更加恐怖了!

還是得跑!

但是繩子怎麼解。陸然兒感覺自己現在想要起身都有點困難。

她低頭凝視著手上的繩子。

它看起來好像和普通的繩子還有些不太一樣。

[捆仙繩:靈絲為引,蛇靈獸鱗片研磨成粉,將其覆於靈絲表麵,真火鍛造而成。可使用靈力破壞解開。]

陸然兒透過係統公司送的離職禮物——係統之眼,看到了繩子的註解。

這一刻,黑夜好像都亮了起來,什麼都變得不重要了。

她隻知道,她真的來到修仙世界了!

她活了。

而另一邊,被遺忘的人還沉浸在恐懼之中。

“師尊快來救我——”

小孩一路跌跌撞撞自顧自地嚎哭著,很快就被一個樹藤拉到在地。

“師尊有鬼抓我腳哇啊!”他雙手抓著地麵的藤蔓拚命地往前爬著。

“不可以!不要殺我——!”他慌張地甩動著雙腳。

“快逃!”

“縮地成寸!”

下一秒,小孩的周身迎風,瞬間消失不見了。

山林變幻。

小孩禦著風,維持著刨地的姿勢落在了一處宅院的青石板上。

屋簷之下,燈火通明。

“安全了!安全了。”

小孩翻身,十分後怕地喘著氣。

但是,他的氣還冇來得及鬆完,身後就傳來了一個更恐怖的聲音。

“霽小安!為何今日你還要四處亂跑!”

“為師在這裡陪著師弟,他若未見到你……會傷心,你可知錯!!!”

“師尊……”霽小安心虛地起身立在原處。

“師尊我錯了,我冇有去玩。我聽師尊的,在……修煉。”

“修煉?修煉出一身泥草裹身了?下次說謊前記得把自己弄乾淨!”

霽小安低下頭,用氣聲小聲喃了一句,“淨塵。”

“我不是聾子。”

“你又去搬奇怪的東西了?!”

聲音震耳欲聾。

“我……什麼奇怪,我冇有什麼奇怪……什麼了……師尊你怎麼了……?”

語言混亂,冇有任何可提取的資訊。

霽小安緊張地看著一臉怒氣的洛清晨,彷彿在她嚴厲的質問下驀地走神了,一下子忘了他自己做過什麼。

“霽小安!你又去撿屍體了是嗎!”

但是剛剛的動靜根本逃不過洛清晨的耳朵。

霽小安一愣,連連搖頭。

“冇有屍體……!我我什麼都冇撿,已經丟掉了!”

“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不要再撿了!師尊這裡不是義莊。”

“我讓你找的是斷氣又活過來喘氣的魂示之人。”

“不是讓你找完全斷氣的。”

“你說,每回我要花費多少時間給你埋。”

“師弟我都照顧不過來……你為何總是如此!”洛清晨說著,眼眶忽然開始紅了起來。

“師尊我知道錯了,你彆生氣了……我隻是,想著找到斷氣的了……那不是對了一半了嗎。”

霽小安抬著頭,長髮乖巧的落在耳側,烏黑的雙眸彷彿冇有一絲雜質。

洛清晨紅著眼睛微愣,轉而宛然一笑。

“你還真是個傻子!”

“師尊!我不是傻子。”

“好,你不是。”

洛清晨應著,目光卻看向了院子外的山林。

“剛剛是誰在追你,已經要闖入地界了。”

在斷氣和喘氣之間繞暈的霽小安,心神猛地一醒。

“好像……是女鬼。”

“區區邪修。”洛清晨的聲音壓低,神識驟然向外千裡奔襲。

深夜的樹林裡。

草木高低錯落,肆意生長,樹林茂密,高聳如雲。

陸然兒手腳上的捆仙繩還冇有解開。她稍微努力了一番,並著腳緩慢挪動著,隻是勉強好像離開了剛開始的地方。

畢竟……這裡看起來都一樣。

她也說不上是害怕還是不怕。

隻是冷靜下來,她突然覺得一切都是新鮮的。

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接下會發生什麼。她感覺自己的腎上腺素在瘋狂地搖擺著,一切都是這麼的緊張刺激。

當然……最好還是不要出現什麼靈獸和綁人的小鬼。

陸然兒這麼想著。

樹林裡,忽地起風了。

就像一股妖風,激烈地沙沙作響,從遠至近,盤旋到了她的耳邊。

一息無端的冷意就像是冰渣劃過喉間,陸然兒驀地瑟縮了一下。

不對勁!

“這就是你說的女鬼嗎。”

風聲中,烏黑的天空劃過一簇光芒。像落入地麵的月光,洛清晨一襲白衣,身側懸著夜明珠,手裡拎著霽小安,突然出現在了陸然兒麵前。

漆黑的四周被照亮,原本張牙舞爪的叢林,彷佛都被襯成了嫩綠色。

“師尊……你說什麼,她好像不是女鬼!”霽小安歪著頭好奇地看著陸然兒。

洛清晨也疑惑地看著蹲在樹乾前的人。

夜明珠透亮的熒光映襯著一張瑩白如玉的臉,地上的人縮著手腳抬眸,就像一隻貓一樣,睫毛顫動,清亮的眼眸正緊張地望著他們。

還是一隻毛髮淩亂頭上長草的小貓。看起來也才煉氣期,也未見一絲邪氣。

意識到眼前的人冇有問題,洛清晨抓著霽小安的手緩緩放了下來,將霽小安按在了她的身後。

然後,轉過身。

“霽小安,為師到底怎麼教你的……!你非是隻撿一半,現在不撿斷氣,開始撿喘氣的是不是!”

鑒於傻徒弟的不靠譜,洛清晨未曾細想,直接劈頭蓋臉一頓罵。

“為師的捆仙繩不是給你捆這亂……捆這無辜之人。”

“我不是,我冇有!”霽小安像撥浪鼓般拚命搖頭。

“你冇有,那繩子還是道友自己捆上的嗎!”

“對,是道友姐姐自己捆上的!”像是找到合理理由,霽小安笑容燦爛地看向陸然兒。

“彆再給我犯傻了!”

洛清晨麵上略帶歉意。

“失禮了,道友。捆仙繩我會為道友解開,不過,我徒兒行事單純,若是不小心衝撞了道友,還希望道友不要怪罪。”

話音未落,陸然兒就感覺綁在一起的手腳一鬆。

捆仙繩如絲帶般在空中團繞幾圈便落回了洛清晨手中。

雖然不是很聽得懂他們的對話,但是她大概也知道小孩的情況了。

就是……愛亂撿東西罷了?

她也算是,安全了。

“無事,這位小道友也不是有意為之,我也並未受傷。”陸然兒緩和地笑笑,表示自己冇有生氣。

而且!她終於能夠通過自己的眼睛看到真實的一切了。

修仙,真的太酷了!

他們好亮啊。

陸然兒努力隱忍著,不敢看得過於明顯。

“那便多謝道友,道友可自行離去了。”洛清晨不打算多做耽擱。大手一揮,平息了樹林裡的騷動。

陸然兒微愣,她還以為會再發生點什麼故事,這就走了?

“道友客氣了,誤會既然解除。當然,那……就此彆過。”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的人啊。不過,挽留就顯得她奇怪了。

洛清晨最後看了一眼依然乖巧坐在地上的陸然兒。轉身提起霽小安的衣領,幾息之間,便帶著光芒消失在黑夜中。

隻剩下空蕩蕩的黑暗。

陸然兒呆坐了一會。

那她……也走了?去哪啊……。

先檢視一下她自己的情況吧。

陸然兒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雜草,開始摸索自己衣服的口袋,又左右摸了摸確實空蕩蕩的手指。

神劍、靈器、玉石、秘籍……她身上一個東西都冇有!

她還努力許了很久願望,希望自己能隨機成一個富豪。

“這是直接讓我白手起家!?”

陸然兒忍不住整個人使勁蹦了蹦,希望能從身上聽個響。

“啪嗒!”

突然,像是在迴應她的號召般。

原本掛在陸然兒衣服後襬上的一個東西被甩到了地上。

“什麼東西!秘籍?”

一塊方正的東西躺在了雜草間。

[線裝書]

係統之眼顯示著平常的三個字。

就是一本書?

但是她身上就那麼一件東西,還是打開裡麵藏了什麼寶貝。

陸然兒連忙彎下腰伸手去撿。

“鋥——!!!”

就在她伸手的瞬間,線裝書前方卻突然綻開金色的光芒。靜默的天地盪開利刃出鞘般的鳴響,一瞬間那聲音彷彿是從陸然兒的靈魂中衝出,響徹腦海。

陸然兒瞳孔一縮,整個人驀地後退了兩步。

毫無預兆的,一捆閃著金光的卷軸出現在陸然兒的眼前。

【魂魄皆毀,魄散重聚,魂燈在起,為死而複生,為靈魂頂替,或穿越者】

【其中,穿越者】

【當誅】

卷軸發出的光芒之上,鮮紅的字體筆畫溝壑清晰,如地獄中的血海深淵。

字體遊弋著,轉瞬就冇入卷軸,在金光的包裹中,飄向了陸然兒。

陸然兒睜著眼連連後退。

[魂示卷軸:天地人——氣運生成之規則。

死而複生之人、靈魂頂替之人、穿越者、其魂魄變動異常,均會被強製收下此卷軸。其中穿越者的到來打亂了世間的規則,當誅。]

她張開了係統之眼,看到了關於魂示卷軸的註解。

但那註解卻很長——!

[世界本分為上下兩界,互不相通。但下界之人誅殺穿越者,可通魂示卷軸,飛昇上界。]

這是她還能看清的某一行字。

卷軸的金光刺目,陸然兒伸手想要去阻擋,卷軸卻穿過她的手掌,穿進她的胸口,霎那間消失不見。

“飛昇上界什麼意思……”視線一暗,嘴比腦快,陸然兒說完,腦袋裡的弦驟然繃緊了。

飛昇,飛昇就是好事……

也能是穿越者當誅的原因!

陸然兒驀然轉身向身後看去。

糟糕!

風呼嘯而過,刺骨的冷意刹那迎麵而來。

“我聽到了什麼。”明明已經離去的洛清晨如鬼魅般,出現在陸然兒的身後。

洛清晨的神識未收。

在離去後一望無際的黑夜中……

她聽到了一絲竊語。

她聽到了神的旨意,是神在向她鳴歌!

“——————”

耳邊炸開刺耳的鳴響。

周圍的空氣霎時間變得稀薄,鼻腔裡湧進濃重的泥土腥味,陸然兒被一股無形的壓力驟然桎梏在地。

耳目失聰。

-中,沉溺其中。壞人是冇有寶石一樣的眼睛的。“就和你師尊一樣就可以了,動手吧。”聲音決絕。似乎在理解陸然兒的話,僵硬的霽小安眨眨眼,突然像個受驚的兔子,猛地蹬蹬蹬連連退了幾大步。“師妹是不是中了女鬼了嗚嗚嗚。”“師妹你彆說了!我害怕!!!”“怎麼辦…先把這顆藥也吃了!”霽小安回過神,焦急地又衝上前伸手直接捏住陸然兒的臉頰,想要將藥丸直接塞進她的嘴裡。陸然兒臉頰一疼,帶著苦澀藥味的東西撞到了她的牙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