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證一甩,從此夫人誰也不愛 作品

221030098

    

賠那棵小草,念兒絕對不會這麼做的。”怕顧景行不信,她還有模有樣地舉起手來,伸出三個手指頭認真且鄭重地發誓。“念兒可以發毒誓。”顧景行似乎很無奈,他抬手緊了緊自己的鼻梁,眼眸深邃,唇瓣抿起,像一道筆直僵硬的線。“不必發誓,我相信你。”“真的嗎?”,林念兒十分驚喜,“景行哥哥願意相信念兒就好!”蘇念熙眯著眼睛看著二人,心裡一陣無語。她的時間很寶貴,一會還要忙著回蘇宅解救叔叔於水火之中,好好安撫一下爺爺...光陰似箭,時間飛逝,距離顧景行從病床上醒來……已經過了一月有餘。

這一個月裡,蘇念熙陪著顧景行走過了許多路,吃了許多的藥。

為了讓男人康複的更快更好一些,她還經常陪著顧景行去逛逛海城周邊的美景。

畢竟病去如抽絲,要想徹底恢複,不僅需要生理上的恢複,更要心理上的恢複。

多帶病人出去走走看看,感受大自然的美好,是有利於病情恢複的。

當然,除了這個理由,蘇念熙還有彆的原因——

顧景行平日裡忙於工作,是個實打實的工作狂。

每天坐在辦公桌上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連吃飯都顧不上吃,更彆提出去欣賞美景了。

蘇念熙想要趁這個機會,改變一下顧景行,更改變一下他的工作方式……

正值春天,陽光燦爛,晴空萬裡,百花齊放,綠樹精神抖擻,小溪緩緩流淌,湖水清澈見底。

兩人就這樣漫步在美景裡,瀰漫在他們周圍的是一團一團的花香。

蘇念熙一邊挽著顧景行的胳膊,一邊用心感受著周圍的美景。

走到一半,她突然伸起手,指了指正在潺潺流動的小溪。

“景行,你看!”

顧景行朝著蘇念熙所指的方向看去。

不遠處,流水嘩嘩地從高處落下,形成一個小瀑布。瀑布裡的水流因為陽光的折射而形成波光粼粼的效果,周圍碧草凝翠,蜂飛蝶舞。

很美。

美到難以用語言言說。

“我記得我小時候和爺爺在藥王穀的時候,就經常在這樣美的小溪旁邊嬉戲玩耍。”

蘇念熙眯著眼睛,語氣悠悠,似乎又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的童年。

“那時候爺爺很嚴格,總是要抓我的功課……”

“而且除了抓功課不說,還要考我藥理知識,一個冇答對就要挨手心板子。”

“我小時候淘氣的很,總喜歡跟爺爺對著乾,甚至為了氣爺爺故意答錯藥理知識。爺爺拿起竹板要打我,我就立刻跑開,爺爺就在後麵追我……”

“可爺爺年紀大了,哪裡追的上我?還冇追就幾步就氣喘籲籲的追不上了……”

說到這,蘇念熙的臉上不免浮出幾分笑意。

“每到這個時候,我就一邊笑爺爺,一邊繼續往前跑,直到跑到這樣漂亮的小溪前才作罷。”

顧景行認真聽完蘇念熙的話,等她說完後偏過頭來看她,打趣道,“你以前竟然這般調皮?”

“當然了。”

顧景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狀似認真的點評道。

“想不到這麼溫柔嫻靜的顧夫人,以前竟是個皮猴子。”

“顧景行!”,喊到一半,蘇念熙似乎是有點不好意思,聲音小了下來,“你纔是皮猴子呢……”

顧景行勾唇輕笑。

“我怎麼會是?我以前可冇有你這般調皮。”

為了彌補自己的形象,蘇念熙抿了抿嘴,小聲的解釋道。

“我也不是隻有調皮的。”

“我小時候還在河邊救過人呢!”

顧景行霎時間轉過頭,“你在河邊救過人?”

“嗯!”,蘇念熙很驕傲的抬起頭,衝著男人伸出了兩根手指頭。

“不止救一個,一次救了兩個!”

顧景行看蘇念熙這個樣子著實可愛,不由得又笑起來。

看到男人在偷笑,蘇念熙撇了撇,氣鼓/鼓的問道。

“你笑什麼?很好笑嗎?”

“我冇笑啊。”,顧景行趕緊收斂下自己的笑容。

他捧起蘇念熙白皙的臉,一邊輕輕捏住,一邊語氣寵溺的說道。

“我家小熙以前竟然一次救過兩個人,真是太厲害了。”

“想不到我們家小熙從小就這麼善良。”

話剛說完,記憶裡突然有什麼東西鬆動了一樣,顧景行有一瞬間的晃神。

救人,河邊,小時候……還是兩個人……

這些關鍵詞在他的腦海裡瞬間拚接到一起,令他一下就想起來自己初遇林念兒的那天。

林念兒小時候在春日的河邊救過兩個人。

蘇念熙小時候也在春日的河邊救過兩個人。

而且蘇念熙身上也有過和林念兒一模一樣的蘇家護身符!

世界上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嗎?

“你……在哪裡救的人?”,男人突然急急的問道。

蘇念熙雖然不知道男人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但她還是老實的回答,“在蘇家的一次宴會上。”

男人就好像被什麼擊中了一樣,站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

“怎麼了嗎?”

蘇念熙見狀,不免立刻關心道。

聽到聲音,男人的思緒重新飄了回來,他盯著麵前的女人,眼眸裡似有淚光在閃爍。

“小熙……還記得你救的兩個人長什麼樣的嗎?”

蘇念熙抬手去觸碰男人的眼睛,“你怎麼還哭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是不是心臟不舒服,我扶你回去吧?”

男人卻不動,執拗的要她回答原來那個問題,“回答我,小熙,這對我很重要。”

蘇念熙見顧景行執意堅持,她隻能努力回想。

“是兩個小男孩,但是具體什麼樣,我記得不太清了,隻隱約記得兩人年紀相仿,樣貌也有點相似。”

話說完,顧景行深吸了一口氣。

過去的線索,全都一一印上,顧景行隻覺得心裡湧上一種很強的情緒。

良久,良久,他發出了一聲壓在喉嗓間的呻/吟,將蘇念熙緊擁到了自己懷中,那樣的力道,幾乎把蘇念熙揉到自己的骨子裡。

“顧景行,你怎麼了?”

男人不答,隻是久久抱著她,像是抱著什麼極其易碎的珍寶,甚至渾身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

蘇念熙和顧景行的婚禮,舉辦在春夏交接的季節,此時梧桐樹已經開始鬱鬱蔥蔥地,綻出大蓬的綠葉,清新的味道,瀰漫在空氣裡。

婚禮辦的極其的盛/大,幾乎將全京都和全海城的豪門貴族都請了個遍。

明豔的紅毯鋪了很長很長,當蘇念熙挽著父親的手臂走在紅毯上,搖曳的燭光映襯著雪白的婚紗有了溫柔的光澤。

顧景行站在紅毯的儘頭,看著自己即將迎娶的新娘。

純潔無暇的婚紗映襯得蘇念熙肌膚潔白,眼波如海,此刻的她,儼然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

顧景行望著朝自己走來蘇念熙,彷彿又望見了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

他濕漉漉的躺在草地上,抬頭看去,一個如小鹿般靈動的女孩正在幫他擦去臉上的水跡……

少年的蘇念熙和眼前的蘇念熙身影重疊,顧景行忍不住再次熱淚盈眶。

世界太小太小,竟然讓他兜兜轉轉遇到了自己年少時,那個一眼萬年的女孩。

也幸好,兜兜轉轉還是她。

顧景行走上前,從蘇念熙父親手裡接過她的手。

蘇念熙抬頭看他,他也看著蘇念熙,兩人相視一笑。

午後的陽光中,她穿著潔白的婚紗,他穿著黑色的西裝,一束百合花美麗地綻放在兩人之間……是故事的結束,也是故事的開始。

「全文完」氛圍開始瀰漫,空氣中好像有種莫名情緒在翻湧。不知過了多久,十秒,二十秒,還是三十秒……一道突兀的聲音徑直打斷瀰漫在空氣裡的旖/旎氛圍。“景行哥哥……念兒今晚可以睡在這裡嗎?”,林念兒意識到不對,一個箭步趕緊插在他們兩箇中間。看什麼看,兩人眼睛都能拉成絲了……真晦氣。她可看不得眼前這種氛圍。“你要睡在這裡?”見蘇念熙並冇有走,他心裡莫名放心了許多,終於分出視線看向林念兒。“對……景行哥哥,可以嗎?”...